廣州迷你小鏡子聯盟

湖湘景觀設計大賽·訪談錄1|古建筑的保護與經營

只看樓主 收藏 回復
  • - -
樓主
  保利中達廣場

新湖南客戶端記者 王銘俊 通訊員 武潔

鄉村景觀源于人們的鄉村活動,是人與自然和諧最生動的寫照。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這種生活習慣世世代代影響著人們的審美和追求,深深烙印在人們的血脈之中。

面對繁華的城市,人們更加珍惜和留戀靜謐的、清新的鄉村田園,更渴望享受大自然的美好饋贈。鄉村景觀設計正是基于對人與自然深刻認知基礎上的鄉村風景的保留傳承。

2018年7月,由各大高校設計學院數百名師生組成的“設計下鄉”湖湘景觀大賽調研組,經過兩次實地考察,為衡陽祁東縣改造設計。為此,湖南省設計藝術家協會、新湖南客戶端專訪參加調研的帶隊老師,深入剖析祁東特色,思考如何通過設計以及人文力量,激發鄉村內生動力。

湖湘景觀設計大賽·訪談錄第一期,我們關注古建筑的保護與經營。

保護和再設計要尊重和深刻領會古建筑獨一無二的故事

(范迎春,湖南第一師范學院美術與設計學院院長;樊衍 ,湖南科技大學藝術學院環藝專業教研室主任;李士青,長沙學院藝術設計學院教師)

新湖南:調研中,大家都建議做古建筑保護設計工作,我們要保護的是古建筑的哪些方面?

范迎春:古建筑的保護包括人文即歷史背景、建筑本身、周邊自然環境等。人文包括所處年代的文化內涵,科學文化藝術。建筑本身包括建筑特色,結構,材料,裝飾圖案等,當然還有周邊基礎配套設施的完善設計,自然風貌的保留。

樊衍:保護的目的是因為其具有價值。古建筑除了文化、歷史、藝術、經濟等方面的價值外,還在于其不可恢復性,有些東西一旦破壞就不能再復原了。因此對于古建筑保護設計工作需要慎重,外觀和重要特點等體現其特色的地方需要保護好,但是對于內部功能而言,可以適當地加入現代設施以適應現代人的生活需要。

李士青:古建筑的保護是一個宏大的課題,具體到每一座古建筑,它都有屬于自己獨一無二的故事,在面對不同的古建筑時,保護和再設計都要在尊重和深刻領會它的故事這一基礎上開展,不能一概而論。

方法論|把古建筑的更新與改造納入到整個規劃當中

(歐陽國輝,長沙理工大學設計藝術學院副院長;鄒昌,湖南工程學院藝術與設計學院教師;謝旭斌,中南大學建筑與藝術學院教授)

新湖南:我們應該借用哪些具體的手段來考慮古建筑的保護與經營?

歐陽國輝:除了古建筑的局部保護與改造之外,同時我們也可以運用現代科技,利用大數據平臺,建立古建筑群數據庫。使我們可以更加系統,全面的保護與經營古建筑。同時也可以將新技術,新材料運用在古建筑的修復工作之中,使古建筑能更長久的得到保護和傳承。

鄒昌:我認為應該從當地的社會組織結構以及經濟生產生活方式上著手,前期進行詳細的調查,制作出符合本地長期發展的長遠規劃,把古建筑的更新與改造納入到整個規劃當中,以當地的實際需求出發,改善建筑原住民的居住水平,增加經濟收入,真正提升古建筑民居活力,提供一個留得住年輕人的生活環境,實現可持續發展,才能真正達到鄉村振興的目的。

謝旭斌:跳開古建筑,站到傳統村落的角度,從“文化母本”的視野進行傳統村落的保護,主要是把村落作為孕育文化的“母文本”、創造生命的“母體”的來看待,這樣大家就能以虔誠的心與態度,從生態、審美、居住、游樂、文化、風情的“母文本”角度進行多維視角地挖掘、保護、培育。

從“家園共同體”的角度進行保護,從古村落生態、審美、倫理的智慧中進行保護。正如利奧波德將生態意識、道德意識、審美意識三者完美結合,所形成的“大地倫理”理論一樣。我們要順應自然規律法則,具有田園綜合體、全域旅游體等“家園共同體”意識。

建筑的死與活,總是與實際的利用者息息相關

(陳理,湖南第一師范學院美設學院環境設計教研室講師;魯政,湖南師范大學美術學院環境設計系主任)

新湖南:建筑是死的,如何盤活它,給它以血液?

歐陽國輝:村落建筑是傳統村落中的物質遺產,要盤活建筑,不能只對物質遺產進行保護,要激活村落非物質文化遺產,做到“活態”保護。可以通過村落產業升級,延長產業鏈,提升村民經濟收入。吸引人群返鄉,為村落帶來活力,村落保護主體回歸,為建筑注入血液,建筑才得以盤活。再者,建筑內部基礎設施需要完善,使居住環境符合現代人需求。未來對建筑的保護可以為建筑注入新的解讀,閑置的建筑可以利用起來,做民宿、書吧、酒吧、藝術館等等,讓建筑成為村落文化傳承的直接載體,從而傳承村落文化,盤活建筑。

鄒昌:盤活建筑最重要的就是要有人氣,有生氣,沒有人的建筑,再好看也沒有用。我們在調查過程中發現古民居中生活的大部分為老年人,幾乎沒有什么年輕人,想要留住人甚至吸引人,就需要找出一條符合當地實際條件的鄉村經濟發展方式,提供適合年輕人工作的平臺和崗位,讓他們真正能安心的在村落中生活,沒有后顧之憂,否則單靠原有的居民和旅游觀光模式,鄉村很難持續發展。

陳理:古建筑的“活化”在于再生,再生是使建筑得到重視。那么鄉村旅游,古建民宿都可以考慮開發。一方面獲得的資金維護保養古建筑,另一方面改善當地村民生活。

魯政:如問題所述:建筑是死的……,這讓我想起2004年陸地寫的一本書,名叫《建筑的生與死:歷史性建筑再利用研究》。當時就系統地提出過西方歷史建筑如何“功能置換”、“修舊如舊”等專業上的方法,相較于現在而言,跨越專業的藩籬而進入社會設計的思考還不是很明顯。現在,這個問題提得很好,至少說明了遺產保護背后的社會、經濟問題已為廣大師生和管理者所認識,并上升到了矛盾的主要方面。

其實,建筑的死與活,總是與實際的利用者息息相關的,舒爾茨場所理論中關于建筑物與場所概念的區別,大抵也是圍繞使用者及其產生的事件、記憶等展開的。有了利用者這個人,就不愁事件、禮俗、記憶等活態遺產的生發。只不過就目前情況而言,里面居住的老年群體、貧困群體居多,看上去不像我們所期望的那樣有活力而已,但建筑在老弱群體的利用下仍然是“活的”。這樣,就會面臨三種選擇:其一、部分的或全部遷出現有居民,再注資進行一定規模的更新改造,完成必要的功能置換;其二、完整保留現有居民,并以各類優惠政策鼓勵原籍青壯年回來置業,發展以觀光、民宿和農副產品銷售為依托的多業態混合產業,并鼓勵老弱群體以廢棄地或房屋產權租讓的方式參與合作經營;其三、保留原汁原味的生活現狀,在積極修繕的基礎上避免外界經濟因素的干預。

三種選擇都代表了不同利益群體的訴求,都不同程度地體現了改造更新的“急”與“緩”、“功利”與“公益”、“學術”與“市場”等的博弈。西方在更新改造時政府、開發商和居民之間的種種爭執正說明了這一點。因此,在給它注入活力前的價值判斷是首先應該直面的問題,只有明確了哪一種選擇背后的價值觀是可以被接受的,問題的解決也才能有所眉目。

[責編:王銘俊]

[來源:新湖南客戶端]


舉報 | 1樓 回復

友情鏈接

中金心水论坛聚集天下